半夜笑到捶床,这是选男团,还是选喜剧人?_哥哥

又是让“花园宝宝”唱歌,又是让跳舞,全程支配着,像极了教导主任抽查学生作业的样子。

一个认真发出灵魂拷问,一个瑟瑟发抖被逼无奈,上演一段喜剧,贡献笑点。

一位是前辈,一位是新生代偶像,年龄相差21岁,将彼此的代沟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前辈与后辈的碰撞,没想到却是如此“铁憨”,陈志朋的一脸懵,艾福杰尼的认真听话同时夹杂着些许无奈,成功逗乐观众。

名场面二:烧饼印小天初舞台pk

“烧饼,你来干嘛呀?”

金星看到烧饼的第一眼就发出了灵魂拷问。

对呀,这可是男团选秀,既没有帅气的外表,又没有磁性的嗓音,烧饼你来干嘛呢?难道在相声界最大的男团里还不够抢眼?

先别着急,带着这个疑惑往后看,也就知道烧饼为什么来了。

他想突破自己,一改往日的大褂形象,画着眼影与眼线,戴着针织帽穿着时尚的服装,一副“哈人”模样。这样的烧饼是帅的,但也摆脱不掉搞笑一面。

本以为穿的如此帅气,会来个亮瞎观众眼睛的舞曲,没想到一扭起来一张嘴就破功了。

张大眼睛与嘴巴,表情夸张动作扭捏,嗓音尖细一句“爱情亲像一阵风”差点“送走”观众。

后台的哥哥们受到万点暴击,笑倒一片无法自拔。

金星双臂交叉,身体往后,两眼嫌弃又忍不住发出嘲笑。

就在大家笑倒一片后,烧饼发声了:“你们以为我是来搞笑的吗?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的舞台有多燥!”

不得不说,气势这块,烧饼拿捏死死的。

话音刚落,烧饼就拿出了“只要我不尴尬,尴尬的就是别人”的气势,大唱rap。

一边喊着“发大财,发大财,跟我一起发大财,发发财,饼哥带你发财”,一边手动洒水。

后台的哥哥们索性跟着一起蹦迪,金星仍身体后撤发出笑声,郑爽用手捂着脸一副“没脸看”的样子。

烧饼啊,咱说相声不好吗?这是选男团,咋突然就变成选喜剧人了呢?

跳舞像扭秧歌,唱歌像唱戏,rap像说快板,最后变成大型蹦迪现场。又是洒水,又是乱蹦,这哪是《爱情一阵风》,分明就是“烧饼要发疯”。

继陈志朋后,烧饼成为《追光吧!哥哥》笑点担当,这首秀名场面丝毫不输预演时的《祝你平安》。

差点“送走”导演的选曲,差点“送走”观众的开嗓,不亏是郭德纲儿徒,深得“喜剧人”的真传。

烧饼的首秀舞台,给《追光吧!哥哥》添加不少的笑点。本以为这已是“天花板”,谁知主动挑战他的印小天也丝毫不输。

以印小天的意思,之所以挑战烧饼是因为情绪到了,如果再不挑战就无法把饱满的情绪带给观众。

看这真诚的样子,以及自信满满的状态,本以为带来“亮瞎”观众同时能给这个舞台定下新标准的表演,不料,又是一“喜剧人”。

一首《将相和》又唱又跳,可令人疑惑的是,这跳的是舞蹈还是武术表演?

一会跳三尺高,一会蹲在地上比划一通,最后不忘抱拳。

用郑爽的话说,仿佛在看辽宁台春晚,这神补刀也没谁了。

《追光吧!哥哥》哥哥们一个比一个会玩,打破了男团的条条框框,重新开辟一条新的男团之路。

名场面三:汪东城“油”倒一片

作为曾红极一时的偶像男团成员,汪东城是多少九零后的青春回忆。但多年不见,汪东城的舞台也变得让人难以接受。

带美瞳、画眼线、咬唇、放电,这万年不变的装扮与动作,仿佛像狗皮膏药一样甩也甩不开。在哥哥们中,汪东城的状态最贴近新生代男团的样子,但也由于给的太多让人油到不忍直视。

现场表演地板动作,这个动作就不用过多描述了,十个做九个油,汪东城勇气可嘉!

除此之外,还上演臀桥动作,看到这画面仿佛听到健身教练在一旁大喊“最后一个动作,臀桥,3、2、1,加油,坚持就是胜利”。

两个动作连续做下来,郑爽一副“躲远点,油别溅我身上”的样子,金星也忍不住发笑。

果不其然,“汪东城这个舞太油了”成功登上热搜。

汪东城,还是别叫大东了,改名叫“大庆”吧。

名场面四:杜淳做广播体操

如果说汪东城的舞蹈太油,那么杜淳的舞蹈用金星的话说就是太恶心。

那么有多恶心呢?看看就知道了。

作为型男,杜淳的形象各方面条件符合男团标准,声音也足够雄厚有力量感。

奈何改编的《情人》完全没有听出来,唱到一半才知道原来他唱的是这首歌,郑爽都忍不住神补刀:“原来是这首歌,一句没听出来。”

虽然唱得不够准,但也能凑合听,安安静静唱完一首歌也挺有看头。可谁知杜淳偏不按常理出牌,非要在台上展现身姿摆弄舞姿,这一摆弄不要紧,笑倒一片。

同手同脚伸展不开,像个大猩猩在跳舞,一时分不清这是舞蹈还是广播体操。

还被后期配上《套马杆》,更是传神丝毫没有违和感。

加上蹩脚的英文,dangerous被恶搞成“蛋饺肉丝”、“蛋丝吐奶”、“单脚肉丝”。配上舞蹈动作,杜淳又成了舞台上的新晋喜剧人。

“哎呀我的妈呀,以后淳哥混不下去了”、“节目播出后一定不敢看”。

郑爽仿佛成了屏幕前的观众,句句戳心又句句在理,让人哭笑不得。

看完这一个又一个名场面,真是笑到捶床。每位哥哥都异常认真,却又异常搞笑,让这档选秀节目更多了看头。

当然,哥哥们聚在一起也不仅仅只有笑点,还有泪点。在胡夏唱歌时,作为前辈的陈志朋感动哭了。

作为过来人,他深知胡夏的努力与改变,知道他为了这个舞台做足了准备。

本是安安静静站在台上唱歌的歌手,如今为了改变与突破在舞台上又蹦又跳,这突破与努力的精神打动了他。

所以在胡夏完成最后一个舞蹈动作,双膝跪在舞台上的时候,陈志朋忍不住飙泪。

曾选秀出身的付辛博,唱完歌走下舞台后,也忍不住哽咽了。

2007年,他带着一部只能在西安打电话的小灵通,第一次坐上了飞机来到杭州,从此有了新的名字:包子。

此后,他从《加油!好男儿》出道,又与井柏然组男团,团队解散后转型做演员。可这一晃就是十几年过去了,曾经的大男孩成家了,也当了爸爸。

当他再次站在舞台上唱歌,看着台下挥舞着荧光棒的观众,他眼含泪花,最后忍不住哽咽。

这是他的青春啊,也是他回不去的昨天,而如今在这个舞台上重新来过,也圆了他的梦。

这种情感,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真正懂得。

就如檀健次与肖顺尧,作为最初的男团组合,他们一同训练一同哭笑一同面对粉丝观众。如今一晃多年过去,曾经的队员都各奔东西,当再次站在舞台上尽情歌唱时,泪水忍不住往下流。

《追光吧!哥哥》圆了哥哥们的梦,帮他们找回青春的感觉,虽然哥哥们认真搞笑,但也温暖动人。这个舞台告诉大家,只要心中的光不灭,总会追回来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大象资讯 » 半夜笑到捶床,这是选男团,还是选喜剧人?_哥哥

赞 (0) 打赏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