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秦赋:秦王很鸡贼,用小举动表露态度,李斯茅焦演戏给他台阶下_秦国

显然两位夫人就是在试探秦王的态度,所以说秦王一气之下就离开了,但是这里需要注意的是,秦王自然知道,两位夫人是在替大臣们试探自己的态度,毕竟之前有27位朝臣因劝说秦王迎会太后,尽被诛杀,谁都拿不定主意啊,李斯也不敢直言,所以说就让两位夫人代劳了。

而《大秦赋》中秦王是什么态度呢?他虽然很是不悦,并且离开了,但是事后他还是派人告诉两位夫人,挑几匹楚锦送往雍城,这是什么意思?也就是说秦王心里对自己的母后还是有些牵挂的。

同时可以看出秦王的鸡贼,他用这个小举动,把自己愿意迎会太后的想法,在不有损自己威严的前提下,通过两位夫人传达给了朝臣。

毕竟如果秦王还是不想迎回太后,那么就算还牵挂着自己的母后,完全可以派人私下往雍城送些东西,而不会通过两位夫人之手,因为这是秦王把自己的态度通过夫人告诉朝臣了,他可以接受迎回太后的局面。

只是不要忘了,在平定嫪毐之乱后,秦王可是和母后决裂的,并且下诏,但凡敢言迎回太后者,杀无赦,自己说的话,不能自己咽回去吧,所以说秦王需要一个台阶下,秦王已经把自己的态度,如此鸡贼地告诉朝臣了,剩下的事就是朝臣的了,尤其是李斯的。

所以说《大秦赋》中齐国的茅焦出现了,剧中设定的是,他因为商贸问题,和秦国有百金之争,所以无意间和李斯相遇,李斯便有了计划,那就是,迎回朝臣的话,秦国大臣说了都有风险,而茅焦的风险是相对较小的,毕竟秦国要一统天下,和齐国保持良好关系,还是必要的。

因此李斯也是作为交换,答应给茅焦客卿之位,换来的是,让茅焦在大殿之上,提出迎回太后的事情。

其实秦王自然知道,这都是李斯的谋划,在给他台阶下,毕竟区区百金之争,还远远没有到可以伤害到秦国利益的地步,也不会干扰秦国和齐国的商贸往来,这件事没有重要到,需要在大秦朝堂之上说明白的地步,但是李斯坚持说这事关重大,秦王会不知道李斯的意图吗?

同时茅焦那段慷慨激昂的陈词,就更能说明问题了,因为显然茅焦是有备而来,在朝见秦王前已经做足准备,不是临时起意的行为,那么这就有问题了,如果茅焦此次出使,就是为了向秦王建言的,那么早干嘛去了?何必和人家争论了百金之事,而且还争论了好几天。

显然《大秦赋》剧中的茅焦不是来给秦王建言的,那么是谁鼓动茅焦去向秦王进言呢?很明显是李斯啊,可是他坚持让茅焦上殿的,名义是为了维护秦国的利益,背后目的则已是昭然若揭,但凡有点智谋的人,都知道这是李斯所谓,更何况秦王了。

而且后面秦王说要烹杀茅焦,茅焦并不害怕,这不是视死如归,他是知道自己死不了,只要自己缓一缓,李斯就会说服秦王,而且秦王如果真的被茅焦气到了,应该直接离开,而不是坐在大殿之上,等着李斯来说服自己。

李斯和茅焦在自己面前演戏,秦王是知道的,随后李斯说出了自己的理由,那就是一个即将一统天下的君主,不应该在孝道上出现问题,无论如何,茅焦有一句话说得很现实,那就是秦王幽禁了自己的母后,又杀死自己的两个弟弟,这名声已经有损了,需要通过迎回太后,来改变秦王在百姓心中的形象,这牵涉着秦国一统天下的事宜。

《大秦赋》中李斯是通过和茅焦的表演,给了秦王另外一个迎回太后的理由,那就是不是秦王心软,而是因为太后事关秦国一统天下的根本利益,这个台阶,太适合给秦王用了。

所以可以看到,后面就是秦王配合茅焦演一出戏了,当时可以看到李斯的表情,明晃晃地写着几个字,那就是“茅焦,戏有点过了”。

通过这件事,也是再一次印证,任何难以解决的问题,都有解决的办法,就看你能不能找到了,不得不说,李斯的谋略还是可以的,利用茅焦实现了自己的目的,区区一个客卿之位,和他要达到的目的相比,可以忽略不计了,只不过李斯想不到,自己最后会败给那个赵高吧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大象资讯 » 大秦赋:秦王很鸡贼,用小举动表露态度,李斯茅焦演戏给他台阶下_秦国

赞 (0) 打赏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