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秦赋:嬴傒雨中发出的嘲笑,尽显他对宗室的失望,他彻底清醒了_众人

但是剧中为宗室之人索取权力,遮蔽宗室之人免受责难的嬴傒,在所修建的大渠决口后,看到了宗室的反应,那个一心维护宗室的嬴傒便死了,因为他知道,自己这么做不值当,更对大秦不利。

《大秦赋》中秦王在迫于宗室压力,选择逐出外客后,嬴傒也是在宗室的压力下,烧了李斯给秦王的文书,那是批评逐出外客弊端的文书,看看当时宗室人的表现就知道,他们在意的就是手中的权力而已,假托为了大秦之名,以无能之身,占据着高位,之后极力想要扑灭外客任何可以东山再起的可能。

当时嬴傒还是支持宗室的,因为相对来说,嬴傒还是更加相信宗室,也对宗室的人知根知底,可恰恰是这群知根知底之人,也是最让嬴傒失望的。

也就是大渠决口之后,宗室众人还是相互推诿责任了,其实他们也是想要去挽救决口局面的,因为可以看到宗室所有人的身上都沾满了泥土,也就是说他们不是听闻决口后,在没有去挽救的前提下,就开始推诿责任,而是说他们也尽全力抢救了,只是他们并无修渠之才,根本不知如何去控制堵住这绝口之处。

这也是嬴傒最失望的地方,修渠作为宗室掌权后的办的第一件大事,可以说宗室的精英都在这里了,可是大渠决口后呢?宗室精英束手无策,事后也是无人去关心挽救之法了,而是都想着如何推卸自己身上的责任。

《大秦赋》中宗室可是连替罪羊都找好了,那就是嬴杰,因为决口之处,就是他的管辖范围,为此宗室是争吵不断,恨不得直接把嬴杰拉去秦王那里请罪了,只有嬴傒一个人在一旁一语不发。

嬴傒在雨中发出了嘲笑啊,他在笑账内的宗室们,连宗室是荣辱一体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知道,大渠决口,这不是一个人可以承担的责任,而是宗室集团需要共同承担的责任,而如今众人想的仅仅是如何保护自己的利益,避免自己的利益遭受更大的损失,这和嬴傒的理念完全向左啊。

如果说账内众人,能够在一起讨论如何挽救决口局面的话,谁会去承担决口的罪责呢?显然是嬴傒啊,毕竟他是宗室领袖,修建大渠,他才是关键人物,而且以嬴傒的为人,他也愿意为了保护宗室,而一人承担责任。

可是看到账内为了利益争吵不断的宗室后,嬴傒扬天长叹,之后笑了笑,因为知道此刻,他才看清宗室众人的面目,宗室无人啊,这是事实,或许嬴傒一直在逃避这个事实,以为宗室只要经历过历练,可以成为国之栋梁,可是现实告诉嬴傒,这种想法就是个笑话。

有意思的是,宗室聚在一起的时候,中间有用来取暖的炭盆,之前,嬴傒用这个炭盆烧了李斯的文书,而如今这个炭盆是烤着宗室众人啊,嬴傒已经是完全放弃身后的宗室众人了,你们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吧,嬴傒独自一人去了决口的大渠。

可以说一场大雨,一次决口,让嬴傒彻底清醒了,秦王的观点是对的,宗室无人,即便想要接管权力,也要一步步来,慢慢培养才有可能,操之过急的话,只会适得其反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大象资讯 » 大秦赋:嬴傒雨中发出的嘲笑,尽显他对宗室的失望,他彻底清醒了_众人

赞 (0) 打赏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